慕月封山

老老实实做人

【弃】彻底弃坑,不更新作,不销号

我写完了血腥爱情故事,剧情可以说非常完整,如果按字数发应该是有二十一章左右,但是我决定弃坑了,有在等我故事的朋友,非常对不起,骂我也好,拉黑也行,可是我是真的觉得同人于他们没必要,血爱的中期后期刀尖撒糖,甜中带血的,故事完整了,可是人设完全崩塌了,不是木子洋和灵超了,倒像是一对原创作品的人物。这是我第二次写同人篇,完全没get到同人的点,篇幅一多就跑偏,所以以后也不会再写灵洋同人了。安安静静磕糖,偶尔和好友一起分享。


这个故事的开头就留在这儿,我不会再更新任何原创文章。《囚徒》不会删,号不会删。任何关于第一次写同人的遗憾也都在这儿了,毕竟有遗憾我才更记得。


谢谢你们喜欢《囚徒》,所以才给我关注,现在可以取关了。喜欢文章可以点个小红心。没必要继续关注我,我是一个不会产糖的躺死咸鱼。


说明。我不是脱粉,我依旧还是灵洋灵的cp粉,继续关注,继续磕糖。毕竟他俩那么甜,只是,不再用同人文来磕了。谢谢连着三个月等着我数更的xjm,我对不起,可以打我。


晚安。

悄咪咪的说,我现在在删血爱的草稿,一章一章删,完全不犹豫,因为本身也没有写的很值得留恋。前七章就挂在这儿吧,偶尔登陆还会记得自己开过这样一个坑哈哈哈想打我的下手轻点儿。

血腥爱情故事(7)

ooc,车,不上升



(七)




灵超浑身苍白,嘴唇殷红,獠牙长出,脖颈上被咬的痕迹已经消失,血管透过白皙的皮肤蔓延在表面,因为身体的自我排斥,灵超能感觉到全身的血管又开始躁动,他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肌肤渗出层层黑色的血液,而穿过身体的伤口已经不见踪影。


金色的瞳孔。


木子洋皱了皱眉,是血石在他身体里进行了改造?


黑血渗出灵超肌肤之后就染进冷水中,在他的皮肤表面上没留下一点痕迹。


“好痛啊......我怎么没死......”过了几分钟灵超身体的变化彻底停止,他的皮肤像是达成了一定的量就会自动关闭的水闸,躁动着的血管也重归平静。


“如果你还是人类,那肯定死了。”木子洋把灵超从浴缸中捞出来,架着人把衣服一件一件穿上,“但现在你已经不是了?”


灵超张了张嘴,半晌才发出声音:“......初拥?”


“嗯?知道的还挺多。“木子洋轻笑一声,把灵超衬衣领口最后一颗扣子扣上,”我活了这么久,你是惟一一个被我‘抱’过的人,我的血可是很珍贵的。”


灵超自己看到的吸血鬼资料真真假假,像初拥这么奇异又危险的事,他都是当小说来看的。


“你......我......现在我......”灵超已经语无伦次了,他盯着自己透白的双手,光滑得像被洗刷过的玉石。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你哥哥现在消耗有点大,来到这儿救你已经是极限,你才刚刚变成吸血鬼,身体机能都还是普通人。”木子洋拉过一把陈旧的木椅,双手围抱着坐下了。


“那些人呢?”灵超动了动身体,除了被冰水冻的僵硬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异常。


木子洋的回答很简洁:“死了。”


驱魔人一共二十多个,人人都有戴十字架,吸血鬼无法近身,木子洋是怎么......


“我们出来有多久了?”灵超只在地下室看见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墙上有面镜子和他之前躺着的浴缸。


“九个小时。”


“那我们是不是太阳下山就可以回去了。”灵超走到镜子前,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他的头发变白了,而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眼睛在隐隐发光,不是他以为的红,而是金色。


“在你能把自己变回正常人的样子之前,我们都回不去。”木子洋也在吸血鬼的状态没回来。


在灵超眼里,吸血鬼状态的木子洋是很带感的,神情是病态,但因为唇红肤白又很撩人,比之前化了妆还要精致得多。


“所有的吸血鬼都是白色的头发吗?”灵超拨了拨已经长到肩膀的白发。


“之前只有我一个,现在你也是了。”木子洋回答的语气里带着玩味。


灵超才反应回来他身上流着木子洋的血,还好吸血鬼不会脸红。


在刚才就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地下室很暗,所以他一直都以为是光线太弱的原因,但是现在一看,整个地下室连光源都没有,四周和天花板一片漆黑。


“就这两天,你的身体就会被我的血完全同化,再回到人类世界,你就必须和你在人类世界的所有身份告别。”


“包括演戏也......”灵超没说下去,他自己知道答案。


“在和你换血的时候,你身体里的血石唤起了我的本能,我不能再晒太阳,就算皮肤不触碰到阳光也不行了。“木子洋的视线紧盯着地下室通往地面的的门。


已经适应了几百年的阳光了,突然又要回归黑暗,对于他来说也不能算是好事,毕竟他活的太久了,只想当一个有寿限的正常人,然后过好完整的一生。


灵超的视线却一直盯着木子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木子洋身后就把他衣服给掀开了,行动之快让木子洋反应不及,等他转过身,灵超已经放开了他的衣服。


”怎么没了......“他是为了看木子洋的纹身,结果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他之前看到的是暂时画上去的一样。


木子洋奇怪地看向后背:”什么没了?“


”李英超是谁?“灵超憋了好久的问题终于问出口。


木子洋没想到灵超是想看这个:”血族是高贵的,在身体上不能有任何人的标记,我如果在没有伪装的情况下,都会隐去这个纹身。“


灵超愣了愣:”那你......怎么会有纹身啊?“


木子洋低声笑了起来,他都不用读心,小朋友的心思全放在脸上了。


“血族还有一个规定,确定了终身爱人的,可以由爱人亲手纹刻。”


木子洋话才说完,灵超的脸就变得煞白,瞪大了双眼紧紧闭着嘴唇。那委屈的模样让木子洋顿时有了一种负罪感。以他的阅历,灵超的少年心思要说看不出来肯定是假的。但他一见到灵超小白兔一样巴眨着大眼睛就......忍不住想逗逗他。


“太阳下山了,我们出去吧。“木子洋打开了门,上到地面上的楼道有了壁灯的照明。


出了地下室,灵超完全不知道在哪了,身边是立在浓密树林中的小洋楼,所有的窗户都是不透明的。树林也不是他们开始逃进的那一片。


”这是哪儿?“


”你不会想知道的,走吧。“木子洋习惯性地搂过灵超,要带他去找人就得先穿过这片树林。


灵超直接从木子洋的怀里溜走:”现在我能跟上来的,你带路。“


木子洋显然很意外,但还是答应了:”好。”


吸血鬼因为天生冷血,身体构造和正常人有些不同,所以难知冷暖和疼痛,行动异常敏捷。在地下室里灵超没有活动,现在追在木子洋身后,才能发现自己真的和原来不一样了。他的五感变得敏感,跳跃在树之间时,看到很多风吹过土地的细节,听到各种动物的声音,像是人在窃窃私语。


出了这片诡异的树林,木子洋把灵超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谷,在他们之前拍摄电影的地质公园中完全没有这样的地形,现在就像是被带入了另一个空间,穿越了一样。


“别想太多,这里还是地球,时间也还是北京时间。”


木子洋见灵超停在了树林边缘的悬崖上,就揽着他的腰,带着人一起跳了下去。


“要跳下去你也说一声啊!我好歹有个心理准备啊!”灵超被拽下悬崖也忘记了之前和木子洋说要自己走的话,条件反射地抱住木子洋。下坠的失重感让他想要呕吐。


最后木子洋带着他安全着陆,但他还是晕的厉害。本身他就容易晕机,也害怕游乐园的跳楼机,现在从几十米的悬崖上自由落体几秒就够让他双腿发软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木子洋抱到古堡前的。





血腥爱情故事(6)

occ,车,不上升



(六)




灵超皱着眉,盯着木子洋的手,然后开口:“哥哥,你怎么今天没伪装啊?”



“什么?”木子洋疑惑地看向灵超。



“你今天的瞳孔,还有獠牙,都不是化妆吧。”



木子洋怔了怔,现在他连这种变化都感知不到了吗?



“你身体最近有没有什么问题?”



灵超摇了摇头:“没有,脖子没有疼,其他地方也不会怎么样。”



木子洋又看向手中的晶核:“看样子,这血石苏醒的速度太快了,你自己要注意,它引来的人和它本身都很危险,你现在越感知不到它的存在,它就越危险。”



灵超吞了吞口水:“那它会吸引其他奇怪的人吗?”



“奇怪的人?”



“就比如说,浑身冒着黑气,手上有一个权杖,眼睛是绿色的,还能发光。
”灵超的视线转移到了木子洋的身后。



“你......”木子洋皱起了眉,顺着灵超的视线望去,“糟了!”



木子洋收起手中的东西,起身揽着灵超就向树林里飞去。



灵超被木子洋揽着,有些难受:“那个人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跑?”



“那个是驱魔人,专门斩杀吸血鬼和狼人,他们本质是人,但因为祖先发现了古老的魔法,发现通过学习可以改变自身能力,从而变成和我们一样成为超自然生物,我们是异族,就会被他们杀死。”



“那为什么我要跑?我不是人类吗?”



“自从你身体里有血石开始,你就已经不算人类了,就算你没有超自然的能力但是他一样不会放过你,驱魔人可以感知血石的基本方位,他明显是冲着你来的。”



灵超瞪大了双眼,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经历啊,他不是中二病少年,真的不想遇见这些奇奇怪怪的人。



“你往树林里跑,不是更危险?”灵超第一次看到,没有翅膀的东西可以飞,自己身边这个可以,后面追着他们的也可以。



“那你想那些无辜的人受牵连?”木子洋瞥了一眼灵超,“我是鬼不是神,咱们身后这个,我还不一定打不打得过。”



灵超把头转向身后,然后开口:“那你肯定打不过了。”



“什么?”木子洋加快了速度。



“我看见好多驱魔人,跟在刚刚追我们的那个后面了。”灵超攥紧了手,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



“呵,本来以为最先发现我们的会是友军。”木子洋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你应该还没见过真正的魔法吧,如果今天咱们能活,你以后说出去亲身经历的,也没人会相信了。”



当他们停下来时,后面的驱魔人也都停止了追赶,自觉地把两个人围了起来。



木子洋张开双臂,脚下出现血红的纹路:“灵超,靠近我,不要离开三米以上。”



木子洋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灵超盯着现在面色凝重的木子洋有些恍惚,印象中木子洋的神态一直很平和,好像所有东西都不会影响到他一般的泰然,他现在的样子灵超还是第一次见。



灵超眼前五彩缤纷,都是各种魔法撞击的火花,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画面居然和电影里面也不一样,出招的时候一句话都不会说,他们还会瞬移,自己根本就跟不上木子洋,全是木子洋抱着他在躲。



他可真会拖后腿啊。



突然一股杀气让灵超脊背发凉,转过身就看见一个驱魔人手里一柄银剑就向木子洋刺去。



灵超明知道木子洋可能不会被中伤,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那个时候就是傻了。



“小心。”灵超直接就抱上木子洋,那柄银剑直直刺入灵超的后背,穿过了他的身体。



“嘶——”灵超疼到连痛都说不出口,昏迷模糊前听见木子洋的喊叫。这叫什么事儿啊,他只是一个演员,怎么演这部戏还没两个月命都给搞没了呢。



他就算还能活着,那也没可能装作无事发生过一样。



灵超在昏迷里看见了他这几年所经历过的,走马灯这么早就可以体验了,他在意识里面没有神情但是真的不知道该哭该笑。他也还没问木子洋为什么就看上他成为血石的壳。



也还没有,告诉木子洋他这个小屁孩的幼稚想法。被当成什么都好,他好歹要说一句,他喜欢上他了。



好累。










黑暗的地下室里,木子洋浑身都是血迹,他扶着灵超早就瘫软的身体走到一个浴缸前。灵超已经被鲜血浸染的衣服被他脱下,赤裸着身体被放进了浴缸。



木子洋把一桶桶冰块倒进浴缸,然后沉默半晌,开口:“你玩命,算不算救我不好说,但是你把自己玩进去了,血石保持你的脉搏跳动,可你也没有可能再活下去了。”



发展成现在,木子洋也想象不到,一切的变故都发生在这个电影拍摄计划的开始,包括了血石提前被唤醒。他回想一下,好像这些像是早就设计了,每当他躲开一个陷阱都会放松一分警惕,好让他以为这些危险和那些次没什么不一样。



但是,目的呢?



血石吗?



那就试试看,看看谁拿得走。



木子洋伏下身,跪进浴缸的冰块里。扶着灵超的脑袋,歪头咬上了他的脖子。



灵超在昏迷中,同时在冰冷的环境里,冰冷带来的麻木,已经完全进入半死的状态。



当木子洋吸走灵超身体里大半的血液时停止了吸血,灵超的血流也缓慢到一定程度,心跳接近衰竭。



木子洋划开自己的手腕,手放上灵超的侧颈,把自己身体的血液输进灵超的体内,进行血液循环。



血族的鲜血流窜会产生热量,血似乎燃烧着,为灵超的身体维持能量。



木子洋掐着手臂爬出了浴缸:“当你撑过了这几个小时,你就会重生了。”



体内,血族的血的能量在逐渐消失,会逐渐转黑,被包裹在冰冷的水里。在睡觉的时候,灵超全身发热而大量出汗,血族的血虽然在逐渐的丧失着活力,但是血液仍然在产生热量。血脉会逐渐在皮肤下隐现,黑色的血脉蔓延全身。



好像过了无比漫长的时间。灵超逐渐清醒和恢复冷静。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浸泡在黑水中,四肢末端都麻木了。



“啊——————”灵超痛苦的呻吟回荡在空荡荡的地下室。



木子洋抱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到浴缸边:“恭喜你重生了,我的吸血鬼小朋友。”





再见,BC221


你好,ONER



2018.08.30出道大吉大利

图源:微博 @旌野(侵删)

【洋灵洋】血腥爱情故事(5)

occ,车,不上升









                          (五)



“好久不见。”木子洋的白发披散到腰,血红的瞳孔闪烁着光。



“你是......“灵超看见木子洋颈项上的印纹,瞬间想起了他六岁的时候差点从游乐园的假山上摔下去,被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漂亮哥哥给接住了。



”还不止,“木子洋勾起唇,一件件地念,“你八岁差点被拐,十一岁落水,十六岁表演时舞台骤降,以及剩下的你都知道了。”



“救我的人......都是你?“灵超没想过这些有惊无险的经历,从来都不是因为运气。



”嗯。“木子洋点头,转身坐到沙发上,身上的红雾正在逐渐变浓。



”你究竟是谁?“灵超脑子更乱了,这些事怎么那么像玄幻小说?



”认不出吗?“木子洋露出自己的獠牙,”一只吸血鬼。“



”你......为什么要救我?“灵超在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这和他的世界观出入也太大了一点。



”你身体里面的血石是我放进去的,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所以你遭遇的灾祸也算是我引来的。“



灵超动了动喉结:”那个东西?能把它拿出来吗?“



他总算把这几天的事都串起来了,虽然不能接受,但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事实。现在的灵超完全想象不到,他的命运早在17年前就已经被改变了,这只不过是让他提前接受这个存在非人的世界。



”不能。“木子洋回答的很干脆,”如果现在强行拿出来,你会死的。“



木子洋抬起手,灵超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好像自己的血管要被人剥离身体一般。撕扯的痛感让他几乎就要跪倒下去。



木子洋又放下了手:”我只是轻轻用点力想要移动它。你就已经痛成这样了。“



灵超一脸郁闷:”你为什么要放一个这么可怕的东西在我身体里面。“



他年少性高,在娱乐圈里交不到多少真心好友,木子洋算一个,却没想到这个人他根本就是毫无了解,靠近也是别有用心。



木子洋起身走到冰箱,从里面拿出一袋血液:”血石是血族圣物,它可以帮助吸血鬼获得力量,也可以操控所有的吸血鬼,虽然它很难受人掌控,但还是有无数贪婪的人会来抢夺它,我不能让它落到别人手里。“



”你说这个东西在我身体里他们想不到,那我不就成了他的保护壳了?“灵超看见冰箱里一袋袋的血液,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血石被我封印在你的身体里提前被激活了,在周边的吸血鬼都会感觉到,但他们不敢和人类正面对抗,也不知道是剧组里这么多人的哪一个手上有血石,万一能使用血石,那他们的暴露不是得不偿失。“木子洋叼着血袋,披上了浴袍。




红雾在他披上浴袍之后就看不见了。木子洋看到灵超好奇的眼神,就笑着把自己变回正常人的模样:”这是吸血鬼的自我保护。“



”原来你们也不是像小说里讲的那么厉害嘛。”灵超抬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不疼的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到。



“吸血鬼常年不吸人血是会衰弱的。”木子洋把血袋递给灵超,上面有一个兔子的图案,“这个是兔子的血,有点咸。”



灵超接过看了看居然还有生产日期,其实他除了那个兔子图案也分辨不出来:“你们吸血鬼......也会死吗?”



木子洋点头:“会,但是我们会复活。”



灵超不喜欢奇怪的人和事,不能理解和掌控不了的,都会感到不安。木子洋让他感觉神秘也很危险,但他讨厌不起来,反而会有一种求知的欲望。想要去更接近他,想要更了解他。



反正,木子洋说什么,他都相信了。



一见钟情。



他居然也遇上了。













因为电影拍摄的危险性,制片人和策划天天忙到在剧组神出鬼没,导演却坚持不改变最初定好的拍摄地点。一时间双方坚持不下,所以这几天大家都在拍摄室内的戏,原计划进行不了,进度也就慢了下来。



灵超也正好。自从他知道木子洋是吸血鬼之后,他都会不经意地去观察木子洋的生活习惯。



不爱动,不喜欢光,偶尔会因为懒得戴美瞳把瞳孔变回红色。不吃饭,美名其曰要保持身材。对于带有耶稣装饰的十字架看都不会看一眼。这部戏的道具制作精良,非必须他是绝对不会去靠近的。



这样一看,竟然还有点......可爱?



拍摄间隙,木子洋正把玩着掌心的水晶小球。



“这个是你下场要用到的道具?”灵超看见自从道具组的人把球给木子洋之后他就一直抓着不放。



“对,”木子洋依旧看着手中的小球,“但真的是狼人的晶核。”



“什么?”西方神话传说里,吸血鬼和狼人好像是死对头。



“吸血鬼和狼人已经停战三百年了,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木子洋摸着晶核,轻声说,”狼人没了晶核就会死亡,这颗晶核纹路很新,年龄还小。“



灵超能猜得到那个共同的敌人是谁,他看向手中的剧本,下场戏有讲到如何处置吸血鬼和狼人的方法:“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木子洋叹了一口,“其实吸血鬼和狼人停战也是为了可以生存下去。”















————————————————————



有个小可爱说,作者你不行啊,这么可怕的名字内容这么可爱。


你们自己想想看嘛,如果我大篇幅地在同人文里面写杀戮,血腥,黑魔法,我还不得被屠吗!


注重后面四个字啦!


因为现在不平和一点,后面的玻璃渣我就没法下重手了= =


【洋灵洋】血腥爱情故事(4)

不要叫我太太!!你们有见过粉丝才一两百个的太太吗?!你们随便称呼我慕九 慕月都可以 我知道你是叫我就行了,我每天看着热度惨淡的文,再看看评论里的叫太太的就感到丢脸。等啥时候我真的有太太的水平了你们再叫也不迟。

同时真的谢谢你们喜欢文章,但因为本慕八月五号已经开学所以更新不会很频繁了,爱你们。


occ,车,不上升

——————————————————————————



(四)





回到拍摄点的酒店时,灵超连手机都没有心情翻开了,木子洋这几天隐约奇怪的话,在他脑子里回回转转一整天。



嘟——嘟——



“什么事?”灵超磨蹭半天才接起助理打来的电话。



“实景拍摄点刚刚塌了,收到了导演组的通知,明天改拍室内的戏。”



灵超突然收紧了握手机的手:“为什么会塌?”



“今天下了场暴雨,时间不长,但是雨量大,山洞那里地势又低,有了积水,说是泥土松散,洞口就塌了,暂时不能再进去。”



又是这种情况。



如果今天他和木子洋没有跟去外拍,那就是跟着B组去山洞里拍摄。



“有人受伤吗?”灵超突然想起傍晚回来没看见B组的人。



“没有,都是在洞口塌了之后被人救出来了,人和机器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脏。”



现在是雨季,下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这也太巧了。



助理再说了一些明天拍摄的内容就挂了电话,但是灵超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灵超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呆了很久,才抬起手机按下一串电话号码,却迟迟没按下拨出键。



半个月前摄影棚塌了的那天晚上,这串号码发来一条短信。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别随便乱打。”



没有署名,但他知道是木子洋。棚在塌之前他还在拍戏,下一秒棚就塌了,木子洋一把把愣在那里的他给拽出来。那天的拍摄机器被梁骨砸废了,所有跑出来的人都心有余悸,连续三天的拍摄计划都被取消,同时也上了新闻头条。



灵超就记得木子洋当时说了一句话:“还是来了。”



好像木子洋是知道什么一样。是他有什么仇人报复吗?灵超脑子里想到的都是电影里的黑社会。



现在这种情况,不问不太可能了吧。



灵超最终还是按下了拨出键。



“你现在到我房间来。”木子洋好像早就在等灵超的这个电话,拨通之后说完就挂了。



叩叩!



灵超还没反应回来就被人拽进房间。



“怎么了?”灵超被木子洋死死拽着,感觉手臂都不是自己的了。



“你最近身体会有什么异常吗?”木子洋看着灵超一边还要脱灵超的上衣。



“你要做什么?”灵超用另一只手抓住木子洋的手,内心一万个想法奔流而过。这是什么潜规则的手段吗?



“想什么呢你,”木子洋放开灵超,咬破指尖把食指放在灵超的脖子后,”你之前是不是颈椎总是会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他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颈椎病,但是因为通告太满,根本没有时间去医院检查,也还没来得及跟别人说。前几天都不会有什么异常,就今天,回来之后一直隐隐发疼,他洗澡之前还贴了一张筋骨贴上去。



”居然提前了......“木子洋清楚的看到本来还滴着血的指尖,干净的好像刚刚的伤口是个错觉。



”什么提前了?怎么了?"灵超抓着木子洋的手放到眼前,“你的手指怎么......”



他刚刚可是亲眼看见木子洋咬破了手指,还有血迹的,现在这个人的手居然一点伤口都没有。



“你身体里面的血石不知道为什么提前被唤醒了。你如果有感受到后颈会疼就是因为它在吸食你的血液。”木子洋叹了一口气,“这几天那些人躁动不安,都是感应到血石的变化过来寻找它的踪影,但他们大概是猜不到,它会在你的身体里面。”



“不是?你在说什么?”灵超完全听不懂木子洋说的话,怎么和他们演戏的台词那么像?



木子洋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灵超一眼,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木子洋的身材是公认的好,但是灵超这会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木子洋周身环绕着的红雾上。



“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感受过血液的沸腾,你知道,我说的很久是多久以前吗。“



灵超看见木子洋的身体在变化,头发变成银色,瞳孔殷红,皮肤感觉像被漂白一般,整个人在瞬间就完成了特效化妆。



”你......“灵超瞪着眼睛看面前的木子洋,他惊讶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时候要告诉你一些事了。“



灵超看见了木子洋嘴里的獠牙。



眼前的这个人,他曾经在片场无数次看见相同的装扮,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木子洋不需要花四个小时的时间来化妆。



”灵超,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只是这一世,我们在十七年前就见过了。





【洋灵洋】血腥爱情故事(3)

停了这么多天,我想了一下,还是把大纲给写了。看的人再少,也不能不对读者负责。
注意,我是吃双向,喜欢两个大A互攻,不能接受灵洋的朋友请点左上角。
会有车
会有车
会有车
不喜欢的朋友看到了及时收手。
ooc,不上升
——————————————————




                       (三)





       灵超这天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睛睁了闭,闭了睁。



       最后他仰卧着,在一片漆黑中看着天花板的方向。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明明不认识木子洋,却会觉得木子洋很熟悉。



       他从来没见过木子洋。



       可第一眼他就差点说好久不见。



       灵超越想越没有头绪。



       “喂。”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明天不是要跟着去外拍吗,这都三点了怎么还不休息。”助理过了许久才接灵超电话,显然是半夜被吵醒的。



       “你明天别去了,我需要你帮我查个人。”



       “那怎么行,明天那么偏的地……”



       助理还没说完就被灵超打断:“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和洋哥一块去。”



       “那……你要查谁啊?”



       “……李英超。”灵超顿了顿,读出了一个名字。



       灵超,李英超,读音好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他完全不知所云。李英超是谁?和他有关系吗?为什么这个名字会出现在木子洋的左后肩上?



       那天拍摄木子洋舍命救灵超的一幕,服装是提前破坏好的,木子洋套上去时完全没注意到左后肩膀正好有个窟窿。



        灵超眼尖,被木子洋抱在怀里的时候瞥到了内容。



       他也不知道那个内容拼出来到底是不是李英超,查的到就查,查不到就当他是多想了。



       一个纹身而已。











       大清早灵超顶着个略重的黑眼圈坐上了木子洋的车。



       木子洋看到形只影单的灵超开了口:“你助理呢?”



       “哦,他临时有事被公司喊回去了。”灵超撒谎时面不改色心不跳,木子洋也不好分辨真假。



       “没关系吗?”木子洋倒是很意外,虽然摄制组那么多人,可毕竟都不是灵超的助理。忙起来也顾不上。



       “我又不是小孩子。”灵超不满于木子洋居然把他当作小孩看。



       “好。”木子洋笑笑没再说话。



       在车上灵超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木子洋,他什么也没想,就是在寻找一个熟悉感。找一个角度看一眼就知道他们见过的熟悉感。



       木子洋知道灵超已经开始怀疑,但他也知道灵超未来凶险,过早摊牌不是一件好事。



       灵超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当大明星,一举一动几乎都被千万人看在眼里,其中有多少份不怀好意的也难以分辨。



       单纯一点的也许只不过想要他离开这个圈子,眼不见为净。但是还有一部分,下一秒都不知道会对灵超的生命造成什么威胁。



       导演看到木子洋和灵超的时候有点意外。意外这两个人居然这么敬业。



       “导演。”木子洋提前换好了衣服,先跟导演打了招呼。



       “我有个好奇想问问你,”导演看了看树林里正在忙碌准备的工作人员,把头转向木子洋,“你之前是模特,怎么会想要演戏?”



       还不是因为灵超。好好的做什么职业不好,他请巫师帮他预言的时候都觉得头疼无比。



       “就是好奇,演戏很吸引我,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正好有机会,就答应了。”



       “有魄力。之前一直听闻你的大名,可都没机会合作,这次算是达成心愿了。”



       “导演您过奖了。”



       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朝这边挥着手:“导演!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导演按下对讲机。



        木子洋对导演点了头往灵超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虽然不知道灵超会在什么时候记起小时候的事,但现在所拍摄的剧情对他想要隐藏的秘密一点好处也没有,现在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外景需要他们拍摄的内容不多,忙碌的都是摄影师们,傍晚回城的路上助理给灵超发了一堆资料。



       灵超挑拣出几个很奇怪的,现在的李英超几乎没有什么好查的,同名同姓的太多了。但是往前推个几十年倒是很让他意外。



       助理给他发了一张照片,是两个人的黑白照合影像素不高。左边那个人长的清清秀秀,右边的那个一眼看过去就像现在坐在他身边的木子洋。



       “这个是p的吧。”灵超看到照片吃了一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首先就让他不想相信。



       “我一开始也这么觉得,可是这张照片是在05年的采访一名抗战老兵的视频里截下来的,现在那个视频都还在。我找一下发给你。”



       灵超看完采访视频皱起了眉,2005年,木子洋才多大,小学都还没毕业吧,照片上的人已经是他现在这幅模样。



       和木子洋接触的这几个星期他已经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一个思想危险的人。这已经不是巧合了,李英超的照片上有一个长得和木子洋极其相似的人。



       “李英超是谁啊?你怎么突然让我查这么奇怪的东西?”



       “这有什么,时间可以作假,照片可以作假,视频内容都可以作假,就当是网络营销了。”



       灵超发送完消息关了手机,偏头盯着木子洋。这一次,他自己都说服不了他自己了。



       我和李英超有关系吗?你为什么那天会突然喊我英超。



       木子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明明和我有关,可又不想让我知道。










—————————————————


求评论啊!给我点动力啊!说啥都行我尽量回!但如果你发个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原谅我。




【洋灵洋】血腥爱情故事(2)

ooc,不上升,会有车

                              



                        (二)



        “卡。”导演用对讲机指挥摄影师暂停,“灵超你单膝改成双膝,再来一次!”


       灵超不解,这是要干什么?剧本上写着单膝跪着怎么突然要改?


       木子洋看了一眼导演,又看向灵超。化妆师走到他们面前正要补妆,就被木子洋制止了:“我的妆没花,他的不用补了。”


       摄影棚里温度近三十八度,他们还穿着厚重的戏服,木子洋居然周身发冷。灵超的鬓角已经被汗液打湿,额角开始画好的伤口颜色已经晕开,更显狼狈。


       木子洋手覆上灵超的头顶,小孩毛发的柔软让他忍不住揉了一下。


       灵超的身体明显僵了僵。


       “导演,再来一次。”木子洋停住了手,对灵超点头。


         “好,再来一次。”导演的声音传来


         刚刚的点头像是对灵超一个确认,灵超听话地照做了。


        “卡,这遍不错。”


        发尾因为流汗而粘黏在额前脸边的灵超,微埋着头跪在地上,接受了吸血鬼的契约,成为吸血鬼和人类的牵引。


       木子洋满意地看着回放镜头:“不错。”

 
       一整天的拍摄都在摄影棚里,另外几位主演也配合着今天的拍摄跟着他们来来回回换了四五套服装。今天是这一个月以来最累的一天,收工之后都已经累的瘫在了椅子上。


       “哥。”灵超看着一边躺在按摩椅上的木子洋,终于还是开口。


        “怎么了?”木子洋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你有没有曾经在拍戏的时候,晚上睡觉在梦见剧本里的故事?”最近他开始做梦,每天都梦到了剧本里的内容,好像他就经历过一样。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演过的错觉,到后来梦见的都是还没演过的。


       木子洋定定地看了灵超三秒,然后开口:“有。我经常会,入戏之后就在拍戏那段时间里出不来。”


       灵超小鹿一般的眼睛眨了眨,原来这是正常现象。


       “不,你这个不太正常。因为我都没有梦见,你怎么会梦见。”木子洋瞥了一眼灵超,闭上了眼才开口。


        你是有读心术吗?


       “对。”木子洋依旧躺在按摩椅上,眼睛没有再睁开。


        灵超被彻底的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能力?


        其实吸血鬼没有读心的能力,只不过是因为他和灵超是契约关系他才能知道灵超在想些什么。


        木子洋没有去管灵超内心的不可置信,安然休息。


       契约能力有限,他们重逢时才能重新显现,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联系了。


       木子洋用他的血交换了这个小孩身上一半的血,本来以为他也许可以变成吸血鬼,和自己一样。


       但可惜的是,他自身吸血鬼的能力已经弱化,最后只能签定人鬼契约。


       木子洋在和灵超签定契约时在想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小孩儿,居然只能活到二十四岁。


       分开了这么久,这小孩儿不记得他,他也都快忘了。再遇见,好像比当时更舍不得了些。


       他不食人类鲜血太多年,食物都是人类的新鲜尸体里未干涸的血液,自身吸血鬼的免疫性越来越低,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吸血鬼还是个人类了。


       “哥,你……应该知道吧,我做梦的内容。”灵超的声音隔了很久再次响起。


       “你梦见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可是我每天都有梦见你啊。”


       木子洋起身,走到灵超面前:“你梦见我,这个是要怪我魅力太大,希望我对你负责吗?”


       灵超被木子洋这么一说,噎到脸红,他本来没有这个意思的:“不是……我……”


       “好了,今天太晚了,先回酒店休息吧,明天要去山里拍外景,别因为休息不够把明天的拍摄搞砸了。”木子洋拍拍灵超的肩膀,走向了他的经纪人。


       灵超皱眉盯着木子洋的背影。


       他这几天天天梦见剧本的内容也当然天天梦到木子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些梦,木子洋都知道。


       可他从来不信这些鬼神的言论,怎么也会这样想?


       灵超无言看着摄影棚黑暗的角落,自从他开始拍摄这部电影之后,越来越多让他不舒服的地方牵引着他。


       木子洋偶尔的叮嘱也好像是为了特意告诉他话里有话让他多加注意才显得奇怪。


       这很难让人不多想。


       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做梦的内容,是不是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


       本来这是木子洋的事,他不应该多去关注,但是这些事被木子洋略略一带,他又觉得可能和自己有些什么关系。


       毕竟明天的拍摄,他是不用去的。木子洋不可能不知道。


       看来,明天得要跟着摄制组过去一趟了。


       明天的外景因为他们的摄制任务赶得紧,而只需要背影,用替身完全可以,所以导演不要求他们到场。


        木子洋的意思却是,他明天不仅要去,他也得跟着他明天一起去。


        先前,他已经几次被木子洋或明或暗的提醒了。有一回前脚才跟着木子洋走上台阶,身后摄影棚搭得非常牢固的高台就塌了。没人怀疑这不是意外,因为那几天连着刮了四天台风,棚顶都被掀翻。


       他身边的危险好像木子洋总会提前感知一样。

       

       每次都及时的帮他脱险。


       这太奇怪了。

【洋灵洋】血腥爱情故事(1)


       昨天看到弟弟和哥哥发的吸血鬼照,突然忍不住的想法。这两个人太撩了,我的词句太浅夸赞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但是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灵感。这篇文没有大纲,不知道走向,人设自领,说干净了就没乐趣了。


       前期洋灵,后期弟弟不一定反攻,看着办吧。



   ooc,不上升,开车不定(跟着剧情走)

 

                        (一)



       “哥,你看看我美瞳是不是歪了,我怎么感觉不太舒服?”灵超是第一次戴美瞳,眨巴着眼睛,泪腺被刺激有种流泪的冲动。

 
       “没,是你美瞳小了。”木子洋第一回也是像灵超一样艰难,不过塞进去之后眼睛就不会有异物感。


       其实木子洋根本不需要美瞳,他每天喝下去的血袋里面含有大量的抑制他吸血鬼特征的药物,一旦断食,12个小时后就会出现血红色瞳孔,连獠牙都会变得明显。


       他捣鼓这个硅胶软片半天第一次觉得人类的麻烦,居然会自己选择扮演吸血鬼。

 
       要知道,他们这个群种不是正常人,带着特异的能力和外貌,被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描写得精彩纷呈,早就惧怕人类的好奇和支配欲望,巴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常人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吸血鬼吃不了人类的食物,因为他们的味蕾感受不到那么多的味道,除了血,没有一种食物他们可以分辨味道。如果强硬食用,味如嚼蜡,因为身体特性,无法吸收,最后只能呕吐排除。


       木子洋不知道有多羡慕眼前这个小孩儿,可以品尝到世界上的各式美味,可以肆意地在阳光下玩耍嬉闹。而不是被人说成挑食耍大牌拍泳衣广告居然要穿上长袖衣裤才肯上沙滩拍摄。


       明星这个职业对吸血鬼来说,简直太不友好了。

 
       灵超看着眼前的前辈,突然有种莫名的异动,心口突然抽疼。他们拍《吸血鬼骑士》这部电影里面就有这个场景,小时候与吸血鬼意外达成契约的小男孩长大后再次遇见吸血鬼就有了感应。


       他这是……入戏太深了?


       灵超扯扯嘴角,他为了演这部电影,特意去把电影改编的原著看了一遍,一开始是经纪人要求的,因为要贴合人设,顺应大众的口味,还有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指导了多位影帝影后的大导演,要求很高。所以他才抽时间去把那本名字和封面一点都不吸引他的书拿来看。


       结果上瘾了。


       导致灵超边演边看的过程中,已经沉迷在故事里,欲罢不能,难以自拔了。


       原著没有更新完,但是之前的内容已经足够拍摄一部内容丰富的大电影,所以才开启系列电影计划。

 
       试镜男主角的时候,灵超完美的外表和内质的干净,三分钟就打动了副导演和制片人。最后导演确认了他有出演过足够质量的好作品才一锤定音和他签了电影拍摄的合同。


       但他没想到的是,一个以耍大牌著称的前辈居然是由这个导演亲自去请的。他不得不承认,木子洋是一个好演员,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好明星,导演脾气不好在圈子里出了名的,居然也会亲自去请木子洋来当另一位男主角。


       不过,这部电影确实适合木子洋,气质身材长相,以及木子洋慵懒的神态和时不时发出锐利目光的双眼。这个吸血鬼骑士的角色简直就是为他本人写的。


       他一开始在和木子洋演戏的时候学了不少东西,也不愧是年年提名影帝的流量,但是,那副生人勿近的脸真的让他心惊胆战了好几个星期。


       灵超熟悉了之后才发现,完全是圈里圈外以讹传讹,木子洋耍大牌根本是没有的事,不论任何人问的问题,他都会认真听并考虑回复,对人温和有礼,怎么可能会有人说他耍大牌?


       不能晒太阳是因为过敏,不是因为他嫌累。


       木子洋最尽职尽责了。


       灵超知道自己可能没救了,才进组不到一个月,就得天天粘着他洋哥。还见不到别人说他洋哥一点坏话。


       “演员准备!”副导演那粗旷的声音,从化妆室外传来。


       “哥,走吧。”灵超拍拍自己的黑色披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拽着木子洋的手臂就往外走。
 

       木子洋任由灵超拉着,另一只手扶着他肩上的披风走了出去。


       剧组里的人自从看到灵超天天跑木子洋的化妆室就都知道虽然才认识不久两个人关系就已经很好。本来还在担心,双男主的配置会让一个影帝和一个流量针锋相对,结果两个人倒是“情投意合”。


       灵超十六岁出道,掐指一算开始演戏也有半年多了,实力在新生代算数一数二的。有人预言,在灵超成年之际就可以超过木子洋二十二岁才有的成就,但也有人说这根本不可能。


       但谁知道呢。


       木子洋也不是没听过这些言论,但他活在这世上近千年,还从来没听说有哪位戏子可以名垂青史,流芳后世的。如果有那么一两个,那也都是后来世人杜撰给自己做梦用的。

 
       说这些话,存在的意义就只有短短几年而已。


       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他不会痛,血是冷的,大夏天还得往自己身上贴暖宝宝保证别人不会发现他的异样。他小心翼翼地生活了这么久,偶尔也想回忆自己还是正常人的日子,但太久了。


       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哥,回神。”灵超的手在木子洋眼前挥了挥,“准备开拍了。”


       木子洋眨眨眼睛,轻轻笑了笑,点点头。


       “Action.”


       木子洋勾起灵超的下巴,指腹轻轻点在他的唇边,灵超嘴边的鲜血一滴一滴的划落到地面上,晕出一朵朵的花。


       “小孩儿,你愿意成为我的猎物吗?”


       十年前遇见过的人相貌不变,他又怎么不会好奇去调查。一个没有故事的人,好像完全脱离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他的身份。就像一个神秘的幽灵,偶然出世,又悄悄溜走。


       灵超的手顺着木子洋的指尖攀上手腕,动了动脖子。轻轻在木子洋的拇指上落下了一个绅士吻。


       “乐意之至。”